九紫神月

大概是個文手,喻廚一枚

主BG,鍾愛友情向

全職+古風,只限手繪

原創作品:《卿本傾城》晉江連載中

百度id:星火_炎

微博:九紫神月_曦

可以叫我九紫

“沒有文筆,只有腦洞。”

【榮耀聯盟之廚藝大比拼】藍雨篇(3)

*第一次嘗試直播體
*繁體字
*OOC
*資料來自百度
*略短小

藍雨篇(1)

藍雨篇(2)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的話,我們開始⊙_⊙

第三位選手:鄭軒

話外音:由於某F姓主席的建議,聯盟決定走訪各個職業戰隊,舉辦一項名為《榮耀聯盟之廚藝大比拼》的直播節目。

今天,還是藍雨戰隊。

歡迎第三位選手,藍雨的鴨梨小王子------鄭軒先生!

我們先請軒哥兒向觀眾朋友們打個招呼。

「呃,向觀眾朋友們打招呼甚麼的,真的是壓力山大呢。大家好,我是藍雨的鄭軒。今天要做的是冰糖炖梨。」

【軒哥兒好!】

【真的是要做鴨梨?⊙_⊙】

【本藍雨全員粉前排圍觀】

【為甚麼他廟的畫風總是如此清奇】

【前面的是敵軍!】

「材料有1個鴨梨,大約30克冰糖和50mL的水。」

鄭軒懶洋洋地把鴨梨洗乾淨後,將它去皮,切去果核的部分,把其他部分切塊,扔進一個盅裏。放入冰糖,倒進50mL的水,然後蓋好蓋子。

「就這樣蒸1個半小時就行了。」

【軒哥兒這……真是懶人專用的食譜。】

【看起來很簡單哦】

【應該是能吃的】

【只有我覺得軒哥兒這一次已經很認真嗎】

1個半小時後。

鄭軒把那盅冰糖炖梨端到馮主席面前。

「請主席品嘗。」鄭軒突然認真(?)

【畫風突變?】

【軒哥兒式變臉】

馮主席舀了一口炖梨放進口中,鴨梨和冰糖的甜味瞬間充滿了口腔,軟綿綿的鴨梨十分香甜止渴,令馮主席彷彿再次嘗到自家外婆做的甜湯一樣。

馮主席擦了擦嘴,在評分板上寫了一個鮮紅的“八”字。

「謝謝主席。」

【看得我好餓】

【藍雨的夜宵?】

【好想吃】

【+1】






【喻文州中心向】他何曾懼怕過失敗

*短小
*一個不稱職的喻吹
*《喻言館》先緩一緩

喻文州,一個從出道以來背負最多罵名的選手,更是黑子們樂此不疲攻擊的對象,勸他放棄、甚至叫他滾出職業圈的言論他也聽過不少。

但是,他放棄了嗎?不,他沒有放棄,甚至到了此時此刻,他仍然屹立在賽場上,成為藍雨最穩固的基石。

他的職業生涯是一帆風順嗎?不,很多人都知道,他的職業生涯並不是一條康莊大道,甚至是崎嶇不平的。他的手速可能是整個職業圈中最慢的,從青訓營開始,對於他手速的批評從來未曾停歇。

黑子們罵藍雨,罵喻文州,罵他手殘,罵他不配做隊長。他們質問,你們藍雨有甚麼好?隊長只是個手殘而已。不好意思,讓你們失望了,我們藍雨的隊長是最好的,在面對記者質問的時候,他一改平日溫和的個性,「即使是為我們好,像這樣的胡說八道,恕我們也不能接受。」他,永遠是最好的。

在「黃金一代」中,眾多有天賦的新秀被發掘,職業圈百花齊放。喻文州卻是在眾多新星的耀眼表現中顯得黯淡無光。他的手速被人詬病,成為中傷他的利器。

而面對公眾的輿論壓力,這個剛接任隊長的溫和少年只是默默地努力着,奮不顧身地為着自己的夢想而奮鬥。最終,他成功了。

在第六賽季中,他的耀眼表現才令到那些曾經謾罵過他、否定過他的人們驚覺,當初他們所唾罵的人,已經從一棵被人任意踐踏的小草成為了一棵支撐起藍雨的參天大樹。

喻文州,經歷過無數次的失敗,跨過了重重的難關,承受過眾人的質疑。他沒有被失敗戰勝,也沒有放棄,他也許不是最強的職業選手,但是,他永遠是我們藍雨最好最好的隊長。

我永遠愛喻文州,愛他的堅毅而不張狂。

畫了張沐秋和修修,但是!請各位小可愛B萌投喻隊吧!文州沖鴨!

【榮耀聯盟之廚藝大比拼】藍雨篇(2)

*第一次嘗試直播體
*繁體字
*OOC
*資料來自百度

藍雨篇(1)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的話,我們開始(๑•̀ㅂ•́)و✧

第二位選手:黃少天

話外音:由於某F姓主席的建議,聯盟決定走訪各個職業戰隊,舉辦一項名為《榮耀聯盟之廚藝大比拼》的直播節目。

今天,也是藍雨戰隊。

歡迎第二位選手,藍雨的副隊長------黃少天先生!

我們先請少天向觀眾……(被打斷

「各位親愛的粉絲好,今天是聯盟最強最強又無敵陽光可愛帥氣的本劍聖為大家做菜呢~你們期不期待期不期待呢,你們一定想不到呢,今天本劍聖為大家帶來的是一個高端大氣上檔次嚇怕他藥抬高我廟地位的菜色------王不留行雞蛋湯!那麼樣!是不是很威風!」

【話真多。】

【今天的少天兒也是如此可愛呢~(๑•̀ㅂ•́)و✧】

【少天說話都不帶喘氣的。佩服佩服】

【多大仇要把傑西爸爸煮了來吃】

【前面的是不是微草派來的奸細!少天威武!把王傑希煮來吃!】

【那麼有種紂王把伯邑考煮給姬昌吃的即視感】

【前面的歷史學霸厲害了】

【同樣是九年義務教育,為何前面的你如此優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黃少天把王傑希煮給馮宪君吃】

「那現在就開始囉,材料有大約12克的王不留行,這可是我們今天最最最最最重要的主角哦,還有雞蛋2隻、少許鹽、蔥、生姜末和雞粉。」

【感覺少天在炮製王傑希的時候格外認真】

【可以因為……王不留行有黑魔法?】

【哈哈哈哈黑魔法】

黃少天把王不留行洗乾淨,隨意丢進了一大鍋沸水中,然後把雞蛋打散成蛋漿,放在一旁備用。

【不話說的少天有種特別的魅力呢】

【真的很帥氣】

大約過了二十分鐘後,一鍋沸水完完全全變成了綠色的藥汁,黃少天濾出藥汁,隔去藥渣,又將濾好的藥汁倒回鍋內,用猛火煮,加入蛋漿。然後,把火調成文火,在蛋漿快熟的時後加入鹽、蔥、生姜末和雞粉等調味料,關火。

【看上去真的很像巫婆的毒藥】

【煮王傑希煮得真認真】

【王傑希:mmp】

【看着那鍋黃黃綠綠的湯突然有點心疼馮主席】

【所以黃黃綠綠的……難道是少天和傑希之湯?】

【前面的真有才】

【233333少天和傑希之湯】

黃少天把王不留行雞蛋湯倒進碗內,端到馮主席面前。

馮主席看見那鍋黃黃綠綠的湯,頓時頭皮發麻。鼓起勇氣一嗅:嘩,好大股藥味!

「嘩嘩嘩嘩 ,主席你嗅到了沒有啊,好大一股藥味啊對不對對不對,你知道那是甚麼味嗎?讓本劍聖來告訴你啊,這叫做微草的惡臭,主席你就嘗一嘗王傑希吧。」

【神tm微草的惡臭】

於是,馮主席舉起了平生最大的勇氣,喝了一口。一大股甘苦的草藥幾乎席捲他的舌頭,因雞蛋而變得滑溜的藥汁的口感變得更為奇怪,而且那股「微草的惡臭」充滿了整個口腔,吞下去後,那股苦味更是由喉嚨裏苦出來。

馮主席快速地在評分板上寫了一個「一」字,拿起了一旁的塑膠袋子,「嘩啦」一聲吐了出來。

「嘩,主席你沒事吧,我知道王不留行真的是太難吃呢,但是以本劍聖超卓絕頂超級厲害的廚藝應該是不會讓你食物中毒的。」

嘔吐後的馮主席表示:我突然很想念小喻

於是本次的《榮耀聯盟之廚藝大比拼》以馮主席的送院告終。

【心疼馮主席】

【+1】

【+1】

【+1】

榮耀聯盟之廚藝大比拼 藍雨篇(1)

*第一次嘗試直播體
*繁體字
*OOC
*資料來自百度

如果以上的都能接受的話,我們開始^_^

第一位選手:喻文州

話外音:由於某F姓主席的建議,聯盟決定走訪各個職業戰隊,舉辦一項名為《榮耀聯盟之廚藝大比拼》的直播節目。

今天,我們來到藍雨戰隊。

歡迎第一名選手,藍雨的隊長------喻文州先生!

我們先請喻隊向觀眾朋友們打個招呼。

【啊啊啊喻隊!】

【前排圍觀喻隊。】

【抱着喻隊就是一個百米衝刺!】

【我猜喻隊要做白斬雞。】

【前面說做白斬雞的等等我!】

「大家好,我是喻文州,今天我要做的菜色是----秋葵蝦仁蒸蛋。」

【哈哈哈哈哈哈秋葵!】

【我靠!隊長你是故意的嗎?這可是秋葵啊這種萬惡可怕萬人唾棄令人作嘔的食物怎樣可以用來做菜!!!!】

【我好像知道了前面的是誰:)】

【前面的是黃少嗎!】

「我們先來介紹一下材料。首先,我們需要5根秋葵,3隻雞蛋,大約50mL的水,少許鹽、油和胡椒粉。」

【……為毛喻隊有點賢妻良母的氣質?】

【前面的陳獨秀同學請坐下】

喻文州把大蝦洗乾淨後,切去頭和尾部、剝皮,用紙巾吸乾蝦仁的水分,放在一邊備用。

【嘩,你們有沒有發現喻隊認真做菜的時侯好像在發光?】

【前面的你不是一個人】

【+1】

接着,喻文州把秋葵細心地洗乾淨,然後橫切成一片片的小薄片,像是一朵朵小花一樣。

喻文州把雞蛋打散,加入秋葵薄片、蝦仁、少許鹽、油和胡椒粉調味,拌勻。

接着,一邊攪拌一邊逐少逐少加入大約50mL的水,用湯匙把因攪拌而產生的氣泡舀走。把雞蛋盅放進大鍋裏。

「因為時間的關係,水已經燒好了。十分鐘後,待蛋漿凝固後,就完成了。」

十分鐘後。

喻文州從鍋裏端出秋葵蝦仁蒸蛋,一陣令人垂涎欲滴的香氣撲鼻而來,將醬油澆上蒸蛋。

【嘩!好餓!】

【喻隊這廚藝絕了!好想吃⊙_⊙】

【啊啊啊喻隊嫁我!】

【悄悄出手強勢承包喻隊!】

【前面的住手!喻隊是我的!】

【前面一群腦殘粉(雖然我也想吃)】

喻文州把蒸蛋端到評判桌上,我們的評判就是---------藥不能停的馮宪君主席!(喂

「小喻啊,沒想到你會做菜呢,讓我嘗嘗。」

馮主席緩緩用湯匙舀出一口嫩滑的蒸蛋放入口中,細滑的口感實在令他驚訝,加入胡椒粉無疑突出了蛋的鮮味,但蝦仁的鮮味隨即在口中綻放,令馮主席彷彿置身於清涼的海風中,秋葵的爽脆口感亦不甘示弱,令馮主席體驗到宛如張佳樂百花式打法的美味。

「小喻啊,你退役後……打算做廚師嗎?」

「啊?」

馮主席默默舉起了評分板,板上赫然就是一個鮮紅的“十”字。

喻文州笑得瞇起了眼,「謝謝主席。」

【我彷彿知道了藍雨沒有妹子的原因……】

【因為……】

【我們……】

【有……】

【隊長啊!】

杰西卡生日快樂!願萬千星辰為你加冕!
抱歉這個生賀有點遲。第一次嘗試指绘。
“王杰希是誰?”
“他是我們永遠的魔術師。”

亦是我們的王。

【喻文州BG/短篇】《喻言館》(3)師父的預言

*古風玄幻paro
*喻文州×你
*第二人稱
*OOC
*短小不精悍

也許是你的視線過於炙熱,九州公子似乎察覺了你,向着你的方向勾起了一個微笑。

哇,半年不見,這人怎樣愈發好看了!你強壓下心中的悸動,想着。

賓客們似乎都已經到齊了,宮婢們開始陸續把男女賓客分別帶到月華殿和靜雲殿。

靜雲殿。
九州公子身旁一個穿着貴氣的公子看到他一直看着你的位置,叫了一聲,「九州,你怎麼一直看着顧家娘子?」

九州公子沉吟半晌,看着你若有所思,良久後看着那個貴公子,淡淡地說,「沒甚麼。」

為甚麼我……看不見你的未來?顧言初,你到底是甚麼人?

月華殿。
你被帶入月華殿後,和一些夫人小聲地談笑了一會,聊的都不外乎是那些貴族之間的趣事和八卦而已。

你一時間覺得有點無聊,和眾位夫人說了聲告退後,便走出了大殿,漫步在宮殿的走廊上,不知不覺地走到了一個位於小湖中央的亭子,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九州公子?」你輕輕地喚了一聲。

「顧娘子。」九州公子轉過身來,應道。

「顧娘子甚少出席皇宮的宴會,想必是不太習慣的。」他似乎知道你心中所感,體貼地說道。

你有點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又偷偷地用眼尾瞧着他被月光映照着的側顏。

「顧娘子。這次在下和你已經是第二次見面了,是吧?」他問道。

「是的。」正在對美人發呆的你有些不明所以。

「所以……」他好像有些狡黠地停頓了一下,「別再叫在下九州公子了,在下姓喻,名文州。」

糟糕,這人……為甚麼那麼撩啊?

「喻……喻公子。」

你見到喻文州露出了一個微笑,頓時惡膽向邊生,一句「可以叫你文州嗎!」衝口而出。

你心中暗叫不妙,卻聽見那道熟悉的溫柔嗓音,帶着一些莫名的寵溺,「好。」,又再說道,「只能是你啊。」

「文州!」

「嗯。」

月色下,一對佳人在湖心小亭上相視而笑。

突然,皇宮中代表亥時的銅鑼聲響起。

「那個……文州,已經亥時了,我要走了。有空我來喻言館找你哦。」正想轉身離去。

「再見,言初。」他微笑着向你揮手道別。

你離開的背影頓了一頓,有點像是落慌而逃地跑走了。

殊不知,喻文州凝望着你的背影,呢喃着,「言初,很可愛呢。」

回到丞相府後,梳洗後的你躺在床上,耳邊喻文州的聲線彷彿在耳邊回蕩。

你用被子把自己捲成一個球,腦海中似乎充滿着那個如玉般的男子,「不要再想啦!」,強行趕走腦海中的喻文州,閉上眼睛,沉沉睡去。

次日清晨,喻言館。
喻文州正在翻閱着各種古籍,卻找不到任何答案。

喻文州能看到任何人的未來,但是,他看不見顧言初的未來。

「言初,你到底是甚麼人?」

突然,一條紙條從一本破舊的古籍上掉出來。

喻文州拾起紙條,發現這條紙條上就是他的師父的字跡。

文州,你未來會遇到一個你看不到未來的人。那個人,就是你命中注定的姻緣。

喻文州珍而重之地收起紙條後,彷彿沒有發生過任何事地閱讀古籍,唯一不同的,也許就是唇邊勾起的弧度吧。

紅心藍手來一個啊~謝謝看到這裏的你*^O^*

【喻文州BG/短篇】《喻言館》(2)落花時節又逢君

*古風玄幻paro
*第二人稱
*OOC
*短小不精悍

距離遇見九州公子,已經過去了半年。

你倚在窗前,仰望着明淨的天空,落花紛飛,正是拂面欲濕的落花時節。

一道慈愛的聲音傳來,「阿初。」你有些驚喜地轉過轉來,一把抱住來人,「爹!」

「阿初乖。阿爹今次來,是有一個壞消息要告訴你。」

你見阿爹嚴肅起來,也坐正身子,收起笑靨,「阿爹請說。」

「阿初,你雖然不是阿爹的親生女兒,但阿爹一直以來都把你當作親生女兒來疼愛。阿爹不想你嫁入帝王家,捲入朝廷的紛爭。但是,明天有一場宴會,是皇上欽點你參加的,到時候少說話,別引起權貴的注意。」

「爹,我知道了。」

「阿爹知道你自小乖巧懂事,唉,你也到嫁人的年紀了,阿爹只想你嫁個好人家,不求大富大貴,只希望你一世安好。好了,阿爹先去處理政務了,你就為明天的宴會簡單準備一下吧。」

「女兒恭送阿爹。」

待他走遠後,你隨意挑了一件水藍色的裙子,又拿出自己的髮簪盒,挑了一件碧玉水晶簪和一隻瓔珞白玉鐲作明天宴會上的穿著,既做功精巧,又優雅大氣。雖說阿爹讓你隨意準備一下就好,但總不能丢了丞相府的面子。

一天後,皇宮的雲來殿門口。

「顧丞相之女,顧娘子到。」在門口接待眾人的公公叫道。

「有勞公公了。」你向公公道謝後,在侍婢靈兒的陪伴下緩緩走進大殿。

眾多來賓,包括那些大臣、公子哥兒和娘子們,都先聚集在大殿,參見皇上後,再由宮女太監帶去分別招待男、女賓客的地方。

「參見皇上。」

「啊,當初活潑的小言初都長成一個亭亭玉立的小娘子了。都怪顧愛卿小氣,總是把自己的女兒藏起來,令朕好生想念啊。」

你知道皇帝素來和阿爹交好,在孩提時期也經常來探望你,也就靜靜地聽着。

只是皇上一開口,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那是顧娘子?人們不是說她足不出戶是因為相貌奇醜無比嗎?我看那位娘子雖不是傾國傾城,但也是個清麗的個人兒啊。」

「顧娘子真美!」

突然,你看見了一個身穿白衣的人,咦,那不是九州公子嗎?

謝謝看到這裏的你,紅心藍手來一個啊~( ´▽` )ノ

這是喻隊和杰西卡!不是女生!!他們那麼可愛一定男生來的!來自近日沉迷廟藥惡友組的我。

【喻文州BG/短篇】《喻言館》(1)灑豆

*古風玄幻paro
*喻文州×你
*第二人稱
*OOC
*短小不精悍

京城有一佳公子,溫潤如玉世無雙。
白衣翩翩風華絕,回瞬一笑傾九州。


世人皆知,京城的喻言館,住着一位溫潤如玉的貴公子,還是一位會預言的絕世佳人。
沒有人知道他的名字,時間一久,眾人都稱他為九州公子。


你,顧言初,是當今丞相的養女,因為丞相夫人多年來一無所出,而丞相亦沒有其他小妾的緣故,你一直是丞相府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千金小姐,一直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至少在外面的傳言是這樣的。


而現在,你正在動作靈巧地翻出丞相府高高的圍牆,蒙上面紗,向着市集的方向走去。


市集們的商販都不是第一次見到你,有一些相熟的商販更是在熱情地向你招呼,「小娘子過來看看嘛,我們今天剛進了一些新款式的飾品啊。」


你被商販的說話吸引,正想上前,卻從遠處看見一位白衣公子棒着一盤相思豆緩步而來。你的目光被這位溫潤如玉、面上掛着微笑的公子吸引,情不自禁地向着他走去,但他手中捧着的那盤相思豆,卻突然毫無徵兆地向着你灑了一地。


他看上去似乎有些驚訝,對你展出一個歉意的笑容,開始道:「這位娘子,你沒事吧?」


那溫柔的聲線,彷彿帶着江南水鄉的綿綿細雨。


你被他如同一汪清泉的聲線驚豔了,一時之間沒有回應他。他見你沒有反應,以為你被這突如其來的事故嚇壞了,又叫了一聲,「娘子?」你連忙說:「沒事沒事。」


看見他正打算蹲下身去拾起那些相思豆,你連忙蹲下身來幫他一起拾,「有勞娘子了。」
「不要緊,久聞九州公子有着仙人之姿,今天一見,果真如此。」


幫他拾起了所有相思豆後,你正打算轉身離去,他卻突然把你叫住,「娘子請留步,恕在下唐突,敢問娘子芳名?」


「顧言初。」



「顧娘子,我們會再見的。」那白衣少年郎笑着說。


你愣了一愣,轉身離去。